光明集团下属农场收取饲料管理费引争议

2019-05-14 23:00:25 来源: 遵义信息港

光明集团下属农场收取饲料“管理费”引争议

瑞华公司:为加强水产品安全监管,并提供相应服务

经销商:收管理费与安全监管无关,不需要服务

南方农村报讯(农财宝典廖斌) 这算是什么管理费,简直就是 保护费 ! 姚月桥非常生气地指责上海市瑞华实业公司(以下简称 瑞华公司 )7月20日推行的一项收费措施。姚是来自浙江湖州的水产养殖户,在崇明岛养了十七八年鱼。两年前,他来到瑞华公司下属红星农场养鱼。

瑞华公司系光明食品集团上海长江总公司旗下国有全资企业,下属5个农场拥有水产养殖区域面积8866亩。姚所指收费措施,实际上是针对饲料经销商的。

当地饲料经销商、养殖户侯连章告诉《农财宝典》,7月20日起,瑞华公司针对所有在其养殖区域内销售饲料的经销商收取2元/包的管理费。如果经销商不交纳管理费,一律不准进入市场。举措刚一推出,就遭到经销商与养殖户的抵制,几乎没有经销商愿意交费,而瑞华公司坚持认为,收费及一系列配套措施是为了给经销商与养殖户提供更好的服务,为了加强水产健康养殖管理。

事实到底如何呢?《农财宝典》近日采访了一系列事件当事人。

服务费 还是 管理费

经销商说是管理费,我想说这是服务费。 瑞华公司副总经理王月滨告诉《农财宝典》,公司首先会确保养殖户不受损失,一旦发现经销商乱抬价,饲料价格高于市场价,养殖户有权拒绝支付饲料价款。这对养殖户是一项保护措施。侯连章对此非常不认可, 现在市场竞争这么激烈,那个经销商会乱抬价?整个崇明岛是什么价,我们就是什么价。 在侯看来,经销商和饲料企业都是随行就市,无须瑞华公司出面调控价格。

王月滨还指出, 我们会无偿向经销商提供仓库,公司的仓库都在鱼塘边,可以有效降低经销商的运输成本。从这个角度说,服务费也算是仓库租赁费。

当地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名品牌饲料经销商很不屑地反驳, 所有经销商都租有仓库,瑞华公司此举纯粹多余。

,王月滨还告诉《农财宝典》: 我们会协助经销商收取饲料款。 据了解,崇明市场绝大部分养殖户都会向经销商赊购饲料,养殖期间货款支付率大约只有20%,养殖户卖完鱼之后才能支付全部饲料款。

现在有些养殖户就算有钱也不想付(饲料款)。 王月滨表示,针对这类养殖户,公司可以给经销商提供相应帮助。侯连章对此一点也不买帐, 饲料款怎么需要他们来帮助收?这不可能!养殖户直接跟我们发生关系,不是跟他们发生关系,养殖户给他们交塘租就可以了。

经销商费发根认为,现在饲料经销的利润很低,一旦每包饲料交2元,经销商利润将大幅降低,如果他们不涨价,经销商没利润,如果涨价,养殖户又难以接受。据悉,当地市场水产膨化料毛利大约为元/吨(元/包),颗粒料毛利大约是100元/吨(4元/包),而当地市场颗粒料占比大约为八成,大部分经销商以经营颗粒料为主。瑞华公司的收费举措确实将大幅压缩经销商利润。

北京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刘乙龙律师认为, 如果瑞华公司能够为饲料经销商提供切实的服务,收取一定管理费,是能够理解的。但是,这需要以经销商认可为前提,经销商认可之后,双方形成了服务合同关系,经销商不认可,双方没有任何法律关系,瑞华公司不能强行收费。

收2块钱,就算监管?

接受采访时,王月滨首先告诉《农财宝典》,上海市农业主管部门近年来非常重视水产品安全工作,近三年来大力推进12万亩鱼塘标准化改造工作。改造完成之后,管理也要跟上去,饲料、渔药就是特别要加强监管的地方,他们对饲料厂家与经销商是有选择的。王介绍,他们会让经销商提供厂家营业执照、生产许可证及饲料质量检测报告,必须要有经营能力,而且遵守公司的管理规定,他们在此基础上选择了六七个品牌。

瑞华公司的尝试,得到了某大型饲料企业集团长三角市场高管张军(化名)的确认。张介绍,光明食品集团下属某子公司此前在江苏盐城选了一个农场做试验,全面控制饲料与渔药,效果还不错,就推广到崇明岛。瑞华公司2010年底已在酝酿此事,还找该公司交流过,起初的想法在管控上更严格,多只让3家饲料企业在其养殖区域内经销,而且由瑞华公司自己经销。但这个想法因为经销商与养殖户的反对,终不了了之。

侯连章表示,你让大一点的厂家,符合标准的厂家进来,我们认可。如果我的饲料化验出来不符合国家标准,这一塘鱼你不让我卖,我们也认可。可问题是, 收2块钱,就算监管?那些各方面符合国家标准的品牌,你没理由不让人家进来销售啊?!

问题确实如侯所言,王月滨所提瑞华公司能够提供的三方面服务,没有一个与加强饲料质量监管有关系,分别是价格管理、仓库使用与资金回收等商业方面的服务。

长三角某饲料企业销售部经理吴为(化名)告诉《农财宝典》,瑞华公司此前曾找他们洽谈饲料经销的事,但因为对方在资金方面的操作思路达不到公司的要求,终没能合作。正因为如此,吴为也直言, 如果他们用心做,我觉得对水产品安全监管还是有好处的,如果有别的目的,那就不好评价了。

履行社会,还是店大欺客

食品安全问题是当前非常突出的一个民生问题。各地政府都在这方面做了很多探索工作。在中国的政治与社会环境下,作为国有企业的瑞华公司,或者更大一点说,光明食品集团势必会被政府安排探索如何走出一条可控、健康养殖的路子。有业内人士认为,瑞华公司此举是其对水产品安全监管的一个探索。

对饲料、渔药等水产养殖投入品进行监管,规范其使用,是健康养殖的关键点。所以,王月滨告诉《农财宝典》, 我们在符合国家各项规范的基础上,选择了部分受欢迎的饲料品牌进入市场。

《农财宝典》了解到,该公司以前也曾经这么做。据姚月桥、沈德章两位养殖户介绍,瑞华公司以往限定了海大、通威、粤海、超越、欣欣、天成、一星、顺风等饲料品牌。虽然从什么时间开始限定不得而知,但工作确实做了。

事实上,如果放眼整个大农业,我们会发现类似的举措并不鲜见。2011年,受此前一年 毒豇豆 事件的刺激,为了加强对农药的管理,海南省政府出台的《海南经济特区农药管理若干规定》推出农药批发专营特许、零售经营许可制度及限制农药经营点数量等政策。这些政策虽然违反《农药管理条例》,也还是被强制推行。海南全省99%的农药批发商和89%的零售店会因此被淘汰。

问题在于,瑞华公司虽然是国企,却并不是政府。当地饲料经销商、养殖户与饲料厂家并不反对加强水产品安全监管,反对的是收费措施。如果政府借加强食品安全监管之机,收取相应费用,很可能引起社会各界不满。而企业在其养殖区域内收取管理费,虽然不合理,却基于企业自身的实力,未尝不能强势收取。

吴为告诉《农财宝典》,整个崇明县从2007年到2012年5年间,养殖水面减少了一半,鱼塘趋于紧张。在崇明养鱼,因为临近消费市场,其塘头价一般比长三角其他地方会高0.5元/斤。因此,占到当地六七成比例的浙江养殖户还是很愿意留在崇明。

据《农财宝典》了解,这些浙江养殖户年纪相对较大,他们除了养鱼,转行或者回家都不是合适的选择。所以,养殖户相对于发包方会显得比较弱势。或许,也正因为如此,当地鱼塘大部分都是一年签一次租赁合同。

与此同时,瑞华公司接近9000亩的水面,按照1吨/亩-1.3吨/亩的投喂量来算,整个市场大约有9000吨-11700吨饲料的容量。也许正是认为自己掌握了大量的养殖水面与养殖户这两大核心资源,饲料、渔药企业不得不进入此市场,瑞华才会强势推出其收费政策。

虽然不能跟国美的大卖场相比,但瑞华公司未尝不能借助其核心的市场资源收取 进场费 。虽然不合理,却未必行不通。市场讲规则,也讲实力。实力弱的一方,可能还会妥协。

事实上,在瑞华公司区域内销售饲料的六七位经销商以及周边的经销商并不是铁板一块,有些经销商已经开始妥协。据了解,有一位经销商已给瑞华公司交过管理费。张军则介绍,当地有些小经销商想将此当作一个机会,正尝试跟瑞华公司靠拢,希望能借此获得经营权,把销量做上去。

上述不愿意具名的经销商也表示,他近期还得拉料,但会让厂家开两种发货单,一种发货单是原始的,另外一种就作假,比如,实际运500包饲料,报给瑞华公司的只有300包。大多数经销商还在跟瑞华公司僵持,不肯让步。他们希望双方能够协商解决问题,但又准备向政府投诉,并向媒体反映。

(作者:廖斌)

砂浆
氟碳铝单板
天津活动策划
本文标签: